雨滴湖中千丝乱,四岸垂丝静不摇。

    这就是进入六月以后,安南的风和雨,也是安南郡城的局面。

    徐亦山闭关了,还像之前一样,把郡守府内外的一切大小诸事,尽皆交给其大管家薛守一代管。

    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像境内有世家晋升需要他亲自去道贺的,这种事千百年都难得发生一回。

    其它的,在他执掌安南郡这百余年来,全都是无风无雨,就算有,也只是小风小雨,连“大事”的边都沾不上。

    闭关之前,徐亦山并没有把许同辉的事呈报给师尊。

    不是这事不重要,更不是他不尊重师尊,而是在这件事里,背后的那位存在并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都没有。

    于是,徐亦山能做的,也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徐亦山是见过天阶是什么样的人的,对那个层次,他是有着一些了解的,而正是那些了解,让他知道,这事,还是不汇报的好。

    紫华阁把发生在郡守府的那事呈报上去的。

    结果是,那边什么反应都没有,只是让他一切如常。

    澜水宗也把消息呈报。

    澜水宗是个跨境的大宗门,它的势力不止是安南郡,不止是南州,不止是崤国,向外扩及到多远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消息层层呈报,而最终,给安南郡这边的回应也只是让其尽量交好那位许同辉而已,其它的,同样一字未提,更没有派什么人前来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按理来说,会有一位比较重量级的人物前来主持局面的,但因为徐亦山的关系,坐镇安南郡的澜水宗宗主,本来就是高配,所以这时,别说什么重量级人物了,便是连量级人物,也没来一个。

    而至于势力范围止于境内的那几个宗门,就更是没有什么动静了。

    这个局面下,最炙手可热的许同辉,却是一张闭关的小贴纸,把所有人挡在外面。

    你说闭关就不能打扰了?

    别说打扰,直接进入院中把你揪出来都行。

    ——如果那个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小修士的话。

    但话又说回来,一个普通的小修士,又怎么会值得这么多的势力关注呢?

    所以,一切,都是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有涟漪,而且那涟漪一直泛着,看不出什么时候有止息的迹象。

    但也只是涟漪而已。

    没有风浪。

    门前迟行迹,一一生绿苔。

    十天过去了,二十天过去了,三十天过去了,四十天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被郡城所有势力都关注着的那个院门,自关闭之后,就没有打开过。

    开于侧后的一个小门倒是每天都有人进出,但对于那个叫田浩的人的情况,所有势力也都清楚?!挥泄刈⒌谋匾?。

    院内,同样是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然而变化,也就在这风平浪静中,不突兀,但却很明显地发生着。

    许同辉的形象气质,每一天都在变化。

    最初,他是一个粗豪大汉,但一直在“蜕皮”。

    蜕一次,他的形象就柔和一点,以至于蜕了几次之后,他的样子看起来,和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没什么两样了。

    田浩看得咋舌,那颗小心脏真是怦怦怦地跳着,而且许同辉蜕变一次,他的小心脏就要狂跳一次,始终都平静不了。

    直到他的少爷说了一句话,“就是一些很平常的小手段,不值得奇怪?!?

    田浩信了。

    于是,再然后,他就平静淡然了。

    而许同辉作为当事人,除了兴奋及新奇以及最开始不可避免的震惊这些情绪之外,一直,都比较平静。

    形象,是这样的变化。

    而许同辉的气质,却又是另一种变化,变得越来越沉稳,也越来越突出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以前走在人群中,他的修士气质很显眼,处在修士群中,他就什么也不是了,哪怕只是由凝气境组成的修士群。

    但现在,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别说放在凝气群中,也别说放在通脉群中,就算把他摆在地阶中人的队列中,也不会逊色多少!

    身转心,心转身,连续好几番的来回转来转去,那些所有的提升,都在他这一次又一次的“蜕变”中,被一点一滴地彻底消化吸收了。

    “重新从凝气修炼起?!?

    这是少爷对他的吩咐。

    许同辉乖乖听了,但之前心中一直有疑惑。

    要修炼多久,才能重新凝气大成呢?

    三年?五年?十年?二十年?

    这些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然而真正的情况来得太过出乎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少爷给他的线香,他才只是点到第六支,完成了第六次“蜕皮”,第二天上午,在像往常一样静坐的时候,体内的气血,就突然地,发生了一种他熟悉也陌生的变化。

    说熟悉,是之前经历过一次。

    说陌生,这一次的情况,和之前的那一次似乎又有着很大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静坐之中,气血在身内缓缓地流动着,而流动之中,一种似乎有形又似乎无形的东西从气血之中冉冉升起,就像炽热的阳光照在水面,水面升腾起烟雾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这别样的“烟雾”太轻,太柔,明明有,却似若无。

    然而,在它刚刚诞生之后,就展示出了其极为霸道的一面。

    气血在身体内流动着,而它明明是从气血中诞生的,也明明顺着气血流动的方向流动,却完全突破了气血及身体的限制,好像一下子扩散了开来,遍及整个身体。

    从臂,到腿,从头,到脚。

    只要是这“烟雾”流动到的地方,那个地方的身体就好像完全融化了一样,被这“烟雾”给彻底渗透,然后消融。

    如果许同辉见过雪,他这时大概就会想象到自己的身体正是像雪一样,被那“烟雾”像是阳光一样地给融化着。

    奈何南州全年都无雪,冬天甚至连冰都不结,而许同辉的足迹也从未踏出过南州。

    以前,他的足迹甚至连青水城都未曾踏出过!

    也因此,他缺失这一方面的意象。

    他就是感到身体在“融化”,然后第一次地,在没有点燃那线香的情况下,以安静坐着的姿势,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当醒来的时候,他已经是躺在那里了,而两腿也不知什么时候伸直伸开了。

    全身,都是以很自然自在的样子,放松着。

    这不是关键。

    关键是身体内,胸前,从小腹到胸口的位置,暖暖的,像是被放了一个小太阳在里面。

    许同辉缓缓地呼吸。

    就在这呼吸中,一吸,更加明显的暖,像是水又像是雾一样,从小腹上升到胸口,一呼,那水雾又轻轻地散落到小腹。

    不止是散落到小腹,更是在落到小腹之后,又继续散为千丝万缕、千滴万滴,以极细极微的无法形容的方式,渗透进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许同辉愣了下。

    一愣,再愣,一直愣。

    愣了好久之后,他才似乎明白又似乎有点不确定地喃喃:“这就是通脉?”



江苏快3三同号单选 www.vvx8.com 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//m.www.vvx8.com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即时篮球比分网 皇宫真人龙虎斗 福彩河南快3怎么玩 黑马计划下载 香港刘伯温三肖 江苏7位数守号 笨重超脱打一生肖 今天新疆35选7开奖结果 nba让分胜负加时算吗 甘肃快3电视走势图 3d杀号技巧 今晚六开彩开奖号结果 快乐赛车全国统一开奖 现金赌场网址 水果拉霸送分20万金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