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苏快3三同号单选 > 穿越小说 > 孔门学渣 > 第260章 强中自有强中手

体彩11中奖规则及奖金: 第260章 强中自有强中手

    也就在三人争论到不愉快的时候,亓官氏抱着孔鲤从房间里出来了。狼妹跟后面,大妮子一副跟屁虫的样子跟在两人后面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吃过了??!”亓官氏问道。

    她的肚子早就饿了,可要跟狼妹、大妮子说话,只得忍着。

    哺乳期的女人跟怀孕后期的女人一样,能吃,消化得快。因为!她们要养育小生命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吃过了!”闵世恭答道。

    孔子的神色还没有变化过来,所以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乐歌一副玩笑地样子,朝着孔子、闵世恭看着。

    他不完全是逗乐孔子、闵世恭两人,而是觉得孔子、闵世恭两人都是在强加价值观,强迫别人接受他们的思想。特别是闵世恭!更甚!孔子倒好一些??赡阋歉吹?,他的火气就大。

    但是!不管火气有多大,孔子都能克制住,没有太大地发作。

    而闵世恭就不行!能发火的时候他会发火的。要是无法发火,他一样能忍受。有那种“遇上狠人就让,遇上弱者就欺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闵世恭的这一点,乐歌很是看不惯!

    虽然!闵世恭不随便欺负人,他只是一片好意。欺负你是为了帮助你,并不是那种恶意欺负人。

    而闵世恭认为:他这是在教育你!

    为什么不教育那些狠人呢?

    闵世恭说!狠人他教育不了!不是不教育!你要是也跟教育小娃、弱者一样,人家狠人打不死你?

    既然教育不了,所以就放弃!不是怕!更不是躲,而是无奈!

    “那我们也吃饭吧!”亓官氏对狼妹、大妮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!你们吃!”大妮子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吃?”

    “我回家吃!我家就在附近!家里人还在等着我呢!”大妮子说着,过来看了一下孔鲤,然后就要走人。

    “你?”亓官氏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小姐!”女佣听说小姐要走人,站在门外朝着里面看着,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哦!”大妮子应了一声。然后!快步往门口走。

    “大妮子!”乐歌这才站起来,撵着大妮子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忙吧!晚上回家!我在家里等你!”大妮子顿了一下,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乐歌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带上狼妹姐!一起去!”大妮子交待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?”乐歌迟疑了一下,还是哼道:“嗯!”

    见乐歌答应了,大妮子这才走人。

    “小姐!”女佣伸手过来,把跨出门坎的大妮子搀扶住。

    乐歌跟了出来,见大妮子上了马车,赶紧跑过去开边门。然后!目送马车走远了才回来。

    亓官氏把孔鲤交给孔子,就去吃饭。

    狼妹楞了一下,也跟随在后面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那么多讲究,盛了饭食后就过来夹剩余的菜吃。也没有坐下来吃,就站在一边狼吞虎咽。两人的形象,跟电影、电视剧中的情景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电影、电视剧中拍摄的都是忽悠人的装比,而真实的生活并不是那样的!

    只有天子、君王、贵族他们在正规场合,才有那种镜头。平时的时候,都是很真实、现实的。什么周礼?都滚一边去!

    孔子、闵世恭两人都朝着亓官氏、狼妹看着,都很好奇:三人在房间内说了些什么?

    要知道!这么大的问题、矛盾都化解了,什么原因呢?

    三人到底都说了些什么话?把这种问题、矛盾都化解了?这些话,一定都是金玉良言!

    乐歌把大妮子送走后,回来也站在一边朝着亓官氏、狼妹两人看着。

    等了好半天,亓官氏、狼妹两人才吃完。

    这两人的饭量很大,亓官氏吃了整整两大碗,狼妹也吃了两大碗。平时这两人就能吃,现在一个是怀孕期一个是哺乳期,所以更能吃。

    “嗯!”孔子看着吃饱了的亓官氏,哼着点了一下头。那意思好像是:说说?

    亓官氏把碗把案几上一放,这才坐到席位上。抹了一把嘴巴后朝着众人看着。她知道大家都想问她,可她不知道说什么?

    狼妹也把碗放到案几上,但她并没有坐下来,只是朝着孔子、闵世恭扫了一眼后,就看向乐歌。

    乐歌感觉不对劲,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没有什么好事?

    要知道!这些都是关于他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!他准备来收拾碗筷,进行回避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!狼妹突然地蹦了过来,一把拧住他的耳朵,一副恶狠狠地样子,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?你想干嘛?哎哟!”

    要是不说话还好一些,结果才一问就被狼妹给拧了耳朵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干的好事!你?”狼妹喝道。

    “我干什么好事了?我?”

    “大妮子说了!是你赖在他们家不走,说喜欢她!然后!她娘才说把她嫁给你!再然后!你跟随她们家的小伙计去的沂邑!是不是?”

    在事实面前,乐歌无法抵赖!无奈之下!只得认栽。

    “说!承认不?”狼妹逼问道。

    闵世恭见乐歌出洋相了,一副幸灾乐祸地样子在心里偷乐着。

    孔子朝着两人看着,不动声色,看不出他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狼妹!”亓官氏见状,赶紧阻止道。

    “哇!哇!哇!”就在这个时候,孔鲤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!哦!哦!……”孔子把孔鲤搂了搂,哄着。

    亓官氏赶紧爬起来,把孔鲤接到怀里。然后!一边哄着孔鲤一边对狼妹说道:“让他认个错!就饶了他!”

    “我饶了他?我打不死他?”狼妹说着,用力地拧了一下乐歌的耳朵!

    随着狼妹手上力道的加大,乐歌不由地痛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哟哟!痛!痛!”

    “知道痛么?”狼妹又用力了一下,问道。

    “痛!知道痛!”

    “知道痛以后就不要在外面找其他女人!以后你要是再在外面乱找!不管什么原因!我直接打死你!杀了你!”狼妹放狠话道。

    但是!拧耳朵的手却松了,把乐歌给放了。

    闵世恭见狼妹就这么把乐歌给放了,很不满足。

    心想:再??!把耳朵给我拧下来!乐歌这种人!你不拧他他不长记性!要狠狠地??!

    “闵先生说的对!做人要有责任心!不管你服不服兵役,你都要照顾好自己的妻子儿女和家里长辈!这是做人的责任!服兵役去了,那是没有办法,不是理由!既然没有去服兵役,你怎么能以服兵役的情况来作为理由呢?”孔子耐心地开导道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

江苏快3三同号单选 www.vvx8.com 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//m.www.vvx8.com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冰球比赛规则 福彩p62近300期走势图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海南飞鱼站点 福建湖北快3 极限一码公式规律 排列5最近30期走势图 五子连珠最老版安卓 宁夏新选五开奖结果 捕鱼王者官网客服 网球比赛视频直播 体彩36选7中几个有奖 今日江苏十一选五开奖 黑龙江十一选五加减算式 福建快三投注